折桂令·寄远

怎生来宽掩了裙儿?为玉削肌肤,香褪腰肢。饭不沾匙,昨如翻饼,气若游丝。得受用遮莫害死,果诚实有甚推辞?干闹了多时,本是结发的欢娱,倒做了彻骨儿相思。

译文

为什么宽掩了绸裙?是因为肌肤损削,玉腰消瘦。吃饭不愿沾匙,睡觉像翻饼一般折腾,呼气细微像游丝。但只要能生活在一起不害怕性命,果然是真心诚意,万死也不推辞。可惜白白地闹腾这么久,本来是结发夫妻的欢乐生活,到头来却成了彻骨的相思。

注释

(xiāo)(tuì)(chí)怎生:为什么。为玉削肌肤:因为玉体减少了肌肤,即人消瘦了。香褪腰肢:腰肢瘦了。游丝:空中飘飞的细珠丝,比喻气息微弱。遮莫:即使。

鉴赏

  起首一问,实是自怨自艾,却引起了读者的注意。裙儿宽掩,自然是因为身体减瘦的缘故,以下接出“玉削肌肤,香褪腰肢”的答案,自在意料之中。但我们并不觉得累赘,这是因为它强调了女主角的消瘦憔悴,且从“玉”、“香”的字样中,暗示了她在此前的年轻美丽。“自从别后减容光”,古代年轻女子玉削香褪,谁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然而本曲所写女主角相思断肠的表现却不同寻常,细腻如绘而又令人触目惊心。“饭不沾匙,睡如翻饼,气若游丝”,活画出一位吃不香、睡不着、病恹恹的多情女子的形象。这三句同往后徐再思《蟾宫曲·春情》的“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都是曲中善于言情的名句。女子忍受着相思的折磨,而作者则进一步揭示出她一往情深、至死不悔的内心世界。“得受用”的两句对仗,纯用方言口语,内容十分感人。支持着女子的信念,仅是“受用”与“实诚”,但即使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这两点也已深得爱情真谛的精粹。末尾的三句,显示了事与愿违的结局;语中虽含怨意,却仍表现出她不甘现状,愿为争取美满理想的实现而继续作出牺牲的心志。既有缠绵悱恻的外部表现,又有坚贞不渝的内心独白,这就使读者不能不为女主角生发出深切的同情。

  值得注意的是,本曲题作《寄远》,也就是说女子的自白全都是对远方丈夫的倾诉。这样一来,女子的怨艾、诉苦、申盟、述感,都更增添了生活的真实性与个性化的色彩。“干闹了多时”,“本是结发的欢娱,倒做了彻骨儿相思”,于本身的含义外,还带上了某种似嗔似娇的情味。诗人能将闺中思妇的心理,语言表现得如此深切,是令人为之击节叹赏的。

乔吉

元代

乔吉(1280?~1345) 元代杂剧家、散曲作家。一称乔吉甫,字梦符,号笙鹤翁,又号惺惺道人。太原人,流寓杭州。钟嗣成在《录鬼簿》中说他“美姿容,善词章,以威严自饬,人敬畏之”,又作吊词云:“平生湖海少知音,几曲宫商大用心。百年光景还争甚?空赢得,雪鬓侵,跨仙禽,路绕云深。”从中大略可见他的为人。剧作存目十一,有《杜牧之诗酒扬州梦》、《李太白匹配金钱记》、《玉箫女两世姻缘》三种传世。

折桂令·寄远相关文章

一枝花·不伏老

伴的是玉天仙携玉手并玉肩同登玉楼,伴的是金钗客歌金缕捧金樽满泛金瓯。你道我老也,暂休。占排场风月功名首,更玲珑又剔透。我是个锦阵花营都帅

采桑子·金风玉露初凉夜

金风玉露初凉夜,秋草窗前。浅醉闲眠。一枕江风梦不圆。
长情短恨难凭寄,枉费红笺。试拂么弦。却恐琴心可暗传。

青春

眼意心期卒未休,暗中终拟约秦楼。
光阴负我难相遇,情绪牵人不自由。
遥夜定嫌香蔽膝,闷时应弄玉搔头。
樱桃花谢梨花发,肠断青春两处愁。

诗词推荐文章

Zola

大门口是否可以安放貔貅呢?风水上有什么讲究吗?

门口是否可以安放貔貅呢?貔貅是招财神兽,奉请的开光貔貅一定要摆放在家中可以招财、辟邪、转运、化解五黄大煞。貔貅的摆放一般是摆放在家中的财位玄关(通道至门口的位置均可)。如果是当官的就买大屁股的,代表坐的稳。如果是做生意的就买大肚子的,代表聚财。如果有小孩子就买带翅膀的,代表青云直上。从古至今,上至帝王、下至百姓都注重保藏和佩带貔貅,貔貅除了招财、开运、辟邪的成效

生活是一盏茶 修行也只是一盏茶

茶是不分富贵贫贱的,分富贵贫贱的是人,生活也是如此。在茶的世界里是不分贫富贵贱的,每一种茶、每一泡都有不一样的滋味,或是苦涩,或是甘甜,或是浓郁,或是清雅,生活也是如此。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茶,那正是由于不同的人过着不同的生活。年轻人多喜欢平淡的带些甜味的茶,由于他们生活在暖和的地方,还未曾品尝到生活的苦味;中年人多喜欢青涩的带些回甘的茶,由于他们已过而立,清楚地知道生活不会只有平平淡淡,也不会有迈

道教学时入门有什么知识和技巧呢?

道教甚至不排斥今后还会有人成神,亲,说不定一千年之后就有你,如果你也能真正诠释了道、真正大功德、得到群众长期跨度的认可,神仙多由俗人做,神仙可学,神仙可成。道教崇拜的神仙很大一部分是可以诠释道的人、诠释美德的人、有功德华夏的人,是抵御外侮的人、是英豪、是好汉、是先贤,是代表全部美德的优异者。死而不亡谓之寿,死而有灵谓之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