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字的时候需要注意的禁忌和其中的学问


从古代的姓氏、名、字、别号等开端,发展到现在的姓与名,我国人关于姓名的重视并非无缘无故,因为在我国人心目中,它不仅仅一个没有实际含义的符号,而更多的是在人的一生中具有深入的影响含义。由此,我国的爸爸妈妈们都会费尽心思的为刚出生的宝宝起名,也会搜索各式各样的技巧办法来获得一个吉祥的好姓名,总会因为某个方面判断为欠好,形成心里总的不满意与不理想。


姓名忌讳

名不正则言不顺。宝宝呱呱附地,爸爸妈妈最关心的莫过于给孩子起个好姓名。许多人为了给儿女取个好姓名,费尽心机,翻《辞海》,看唐诗,问朋友,有的甚至花钱请人取名,结果取的姓名并不理想。命名,看上去简单,实际上是有必定难度的。两三个字的简单组合,里面却包含了许许多多的技巧和办法。要做到姓名顺口、 简单、含义深入、令人难忘,在命名时就要留意形、音、意三条准则。这一点 说起简单,做起却难,原因就在于命名时存在许多忌讳,这就要初为人爸爸妈妈者有必要处处当心,要争到防患于未然。现将这些起名时常见的忌讳归纳如下:

1、 忌讳先人和先贤的姓名

汉族起名,一般避先人的名号。其一是汉族传统极讲辈分。以先人姓名为名,不但打扰了辈分的排序;并且会被视为先人的不敬。其二是因为汉族的特殊性决议的。汉姓,首先是继承父姓,然后起一个本人的姓名,而某些少数民族或外国人,有本名、父名或本名加母姓、父姓。如法国人的姓名通常为三 段,即本名,加母姓,加父姓。假如汉姓名的在继承了父姓今后,再加上先人 的姓名,那么两者就没有丝毫差异了,这样你底子无从分辨李四这个人到底是 爷爷还是儿子了。 在封建制度下,人们不仅要“尊祖敬宗”,并且要奉为至尊,即使直呼君主的姓名也是犯上作乱,清代的雍正、乾隆时,仅凭这一条就能够处人死罪并连累九族。于是这种忌讳便被称为“国讳”。但就现代人而言,仅就名论,一般不以巨人、名人的姓名为名。但有人因崇敬某一巨人或名人,特意取其名为名。如李大林、张大钊,便是取李大钊、斯大林之名为名。当然姓赵、姓关的人,也不应以“子龙”和“云长”为名了,否则便会今古不分。

2、 忌讳生冷字

姓名是供外交运用的,否则,姓名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当今的年代是计算机的年代,绝大多数计算机贮存的汉字仅限于常用字。假如命名时,运用一些生僻字,一般人不知道,有必要影响了人与人之间的外交。命名运用生僻字,只能白白添加他人工作的难度、麻烦。人们在使名时选用生僻字的动机其实很简单,便是为了不落俗套。但一般人们知道的常用字,却不过三、四千字,而命名又首要是为了让他人称号,并不是为了卖弄学问。有人曾举例说,当你去某个部门请求工作时,主管领导看了你的履历表后,假如认不出你的姓名,那么对你的印象肯定也是很含糊的。假如他在叫你时,把你的姓名读错又经你纠正,这场面或许会使领导尴尬。领 导会觉得失了体面而困顿甚至恼怒,你也或许会国因为领导然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而生轻视之心。日后在上下级相处过程中,就或许发作一些龃龉或不协调不和谐的现象。命名固然要防止俗套和相同,但不能靠运用生僻字。运用生僻字,影响了形象,阻碍了外交,可谓因小失大。 我国汉字的数量十分多,仅《康熙字典》就收有四万二午一百七十四字,别的繁简字、古今字、正俗字之间往往有十分纤细的差别。旧时人们命名,喜 欢翻看《康熙字典》这是不足取的。咱们要运用工具书,最理想的是《现代汉语词典》。它在每个字下还录入词语,这关于命名很有参考价值。运用这部工具书也要留意,里面的生僻字,运用时要留意避开。

3、 忌讳姓姓名体的单调重复

有些人命名,喜爱运用汉字的形体结构做文章。例如:石、磊、林、森、聂、耳这三个姓名即是此例。这种命名的审美作用不错,可惜咱们的姓氏能如此运用 的微乎其微。并且即使石、林、聂三姓,也不或许人人都运用这种办法。有些人取名时喜爱将姓名用字的部首偏旁相同,并将此作为一种命名技巧来推广,如李季、张驰,这种技巧实际上不值得提倡。假如姓名三个字的部首偏旁完全相同,就会使人发生一种单调之感。特别是当你在书法签名时,就会更强烈地感觉到,偏旁部首相同的姓名,如江浪涛、何信仁等,不论如何组织布局,都有一种板滞单调之感,不会发生点事纵逸、改变多姿、弯曲交替,气韵灌注的美学作用。咱们既然是用汉字取名,就不仅要考虑含义上典雅脱俗的笼统美,并且要留意书写时改变多姿的形象美。

上述例子阐明名和姓存在形体结构的调配问题。假如形体结构没有改变,姓名就显得板滞,拘束。

在运用字形命名时,曩昔有两种技巧,一是拆姓为名,另一是增姓为名。所谓的拆姓为名是指取名时截取的一部分作为名,或者把姓分割为两部分作为名。如商汤时的辅弼大臣伊尹,其间便是取姓的一部分“尹”而构成的,此外现代闻名音乐家聂耳,闻名作家舒舍予(老舍)、张大弓、计午言、董千里、杨木易也都属此类。别的还有雷雨田、何人可等也是将姓拆为两部分作为名的。古人有些人将名剖分为字,如南宋爱国诗人谢翱,字振皋羽,字即由名拆开而成。明代的章溢字三益、徐舫字方舟、宋玫字文玉,清代的尤侗字同人、林佶字吉人都属此类。还如清代的毛奇龄字大可等。还有些人是将姓名剖分为号,如清代的胡珏号古月白叟,徐渭号水月田道,则又分名入号。

所谓的增姓为名是指在姓的基础上再添加一些笔划或部首构成一个新字成为名,如林森、于吁、金鑫、李季等。

4、忌讳多音字

我国的姓氏多半归于单音字。也有单个姓氏归于多音字,如:乐字。这种姓氏显然在外交时会形成麻烦。假如说姓氏的多音是百般无奈的事实,那么姓名的拟定是完全能够防止这种麻烦的。山东某地有一个学生名叫乐乐乐,教师上课时却不知该怎么叫他,教师居然让这个姓名给难住了。这个姓名的三个字都是多音字,可有八种读法,读者有爱好能够自行排列一下。

看来这个学生的爸爸妈妈是成心跟整个社会过不去,一个姓名居然有八种读音,在外交场合如何运用呢?到头来他人想叫不敢叫,只怕叫错了被人耻笑,吃亏的还是自己。他人叫不上来,能够不叫,能够避开。一个人的姓名假如他人不叫,不运用,那么这个姓名又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所以关于多音字应尽量逃避。假如要用,最好经过联缀成义的办法标示音读。例如:崔乐天、孟乐章。前者经过“天”阐明“乐”当读lè,后者经过“章”阐明“乐”读yuè。最终一个用含义告诉你应读什么。

汉语有适当一部分多音字常用的只需一个音。这样的多音字在命名时就不必忧虑运用时会发生误读。

5、忌读“绕口”字

命名有时能够得用叠音的办法。例如:丁 丁、方 芳、辛欣等。假如不是叠音的姓名,名和姓的发音办法就要拉开必定的间隔,否则,读起来不顺口,达不到的作用。有些姓名读起来吃力、费劲,弄欠好就会读错、听错。原因在于取名用字拗口,简直成了“绕口令”,如沈既济、夏亚一、周啸潮、耿精忠、姜嘉锵、张昌商、胡楚父、陈云林、傅筑夫等。这些姓名,有的连用两个同声母字,如亚一、姜嘉等。有的连用两个同韵字,如既济、夏亚、啸嘲、胡富、励芝等。前一种是双声,后一类是叠韵。有的三个字同韵,如张昌商、胡楚父、陈云林、傅筑夫等。所谓“绕口”字,首要是指双声字、叠韵字和同音字。因为声母相同,接连起来发音吃力;韵部相同的字连读,发音也较困难;所以,双声叠韵是形成“绕口”的首要原因。由此看来,忌用“拗口”字起名,首要是指不必双声、叠韵字起名。把握了这个规则,就好办得多了。 符合音美规范的命名,应当是名和姓的声母不同组,韵母不同类。例如:彭涛、冯企、娄韵、齐飞、余声、万鸿等。这些命名,因为命名和姓的声韵异组异类,因而声响有了改变,读起来比较顺口动听。

假如名和姓同组,甚至完全相同,只需处理好韵母的联系,作用也很好;反之,名和姓同类,甚至完全相同,那就要在声母上下一番功夫。例如:彭宾、冯凡、娄林、张晨、余宽、方川等。

6、 忌读不雅观的谐音

有些人的姓名,表面上看十分典雅,但因为读起来会与别的一些不雅观的词句声响相同或相似,便很简单引起人们的嘲弄和谐谑,成为人们开玩笑的谈资,发生某种滑稽的喜剧作用。这种语词可分为两类:一是日子中某些熟语,一是贬义词。例如:宫岸菊(公安局)、蔡道(菜刀)、卢辉(炉灰)、何商(和尚)、陶华韵(桃花运)、李宗同(李总统)、汤虬(糖球)、包敏华(苞米花)等。

上述谐音使姓名显得不行严厉,不行严肃,在大庭广众之下简单授人以笑柄。别的有一些姓名易被人误解为贬义词,如:白研良(白眼狼)、胡礼经(狐狸精)、沈晶柄(神经病)等。

这种谐音往往变成绰号。爸爸妈妈起名时,如不稳重 ,很简单给儿女形成沉重的心思负担。到那时可就悔之晚矣。

7、 忌讳过于时尚的字

在历史的任何阶段,总会涌现出一些极为时尚的字眼儿。假如命名时追逐这样的字,必定使人感到家长文明素质差,简单是鄙俗不堪,并且这样的姓名,也简单重复。五十年代的“建国”,七十年代的“卫东”,能够说遍及大江南北;“李建国”、“马建国”、“陈建国”、“王卫东”、“刘卫东”、“赵卫东”……又可谓千人一面。因为政治疯狂心情的蔓延,把政治颜色溶入姓名中,曾一度成为最时尚的工作。诚然,姓名确实需求颜色去点缀,但姓名的颜色需求五颜六色。人人都去追逐时尚的字眼儿,也未免太单调乏味了。由此不能不让人深思,虽然我国几千年封建历史,并且考究“忠”、“孝”之类的字眼儿,假如除掉范字,“忠”、“孝”之类的字眼儿运用频率并不高。这阐明古人命名也不喜爱赶时尚。历代儒家大师,那些拼命向人们灌注“忠孝善良”的大儒们,哪一位姓名里有“忠”、“孝”之类的字眼儿?孔子讲了一辈子“仁”,他为儿子起名却用了鱼类的姓名鲤。追逐政治上的时尚字眼儿,仅仅政治上幼稚和肤浅的表现。这是追逐时尚的一个极点。

其二,我国人还是不要起过洋化的姓名。中华民族的子孙是一个文明古国的传人,咱们的民族有着自己的伦理道德、审美意识和文明价值,所以不应该轻视自己。特别是在命名上,要显现要坚持民族特色。民间以为,选用近于洋化的姓名,如约翰、玛丽、丽莎、安娜等,有时还是一种时尚。但在日后的社会变迁和人我交往中,或许会给对方心思上形成一种轻视和不快的印象。当然,这是文明方面不同的一种误解,但这种误解也或许会影响人去获得的机会,为一个姓名而付出这样的代价,无论如何都不划算的。

8、 忌讳过于夸奖的字

姓名好听与否,不在于用词多么华美,而在于用词用得恰当到优点。但有的人或许会犯下错误:给男孩子起名,总是离不开一些过于生猛的字,如豪、强、炎、猛、闯、刚等,虽然斩钉截铁,读起来刚强有力,用男子汉气派,但也简单使人联想到浑噩猛愣、放荡无检,使气任性,不拘礼法,误以为是一些赳赳武夫,所以,自古以来,一般贵族士大夫在给男孩子命名时,都尽量避开这些字。因为我国文明以为,我之刚烈刚强,并非那些喜怒形于词色、遇事拔刀而起的血勇之人,而是一些内蕴浩然之气,遇事不惊不怒,谈笑风生的伟老公。有人给女孩子命名却又总是在一些春兰、秋菊、珍珍、艳艳之类的词里绕圈子,可是假如把它们放到必定的文明氛围中,就会使人发生飘浮的感觉。如女子姓名中常喜爱的花、萍、艳、桃、柳等字眼便是。花虽俏丽鲜艳一时,独占秀色,出尽风头,但 场风雨往后,就会零完工泥碾作尘。杨柳亦属柔软脆弱之物,成语中的柳性杨花、半老徐娘等,就表示出对这种事物所具有的标志意味的情感评价。桃花令人引起美女易衰的联想。萍与柳又都是飘零和离别的标志物。所以,民俗中以为,取名时应尽量避开这些表面上明丽的字眼。

9、 大姓忌讳简单姓名

现在我国人名呈现单名热,而单名最大的弊端便是形成很多的重名现象。以四千个汉字计算,假如所有的人都运用单名,一个姓氏只能有四千个人运用单名,第四千零一个人就开端重名。这样,重名的概率必定大大添加。相反,我国尽管人多姓少,假如采用双名,假如防止运用时尚的字眼儿,防止运用滥调,重名的概率是很低的。 从审美作用看,双名无论是字形的调配、字音的谐调还是字意的锤炼,都具有无法比拟的优越条件,至少它挑选的地步比单名要大得多。

关于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来说,要完全防止重名是不或许的。并且,许多小姓即使重名,也没有多大的影响。譬如褚姓,在一个单位里能有一位姓褚的,已属罕见,再呈现一位重名者,简单是奇迹。大姓则否则。“张王李赵遍地刘”,这样的姓氏假如再取单名,热必形成很多的重名。

人们会留意到,凡重名者简直都是大姓。一个单位有两个“刘伟”,如是异性,人们便以“男刘伟”、“女刘伟”相称;假如同性,便以“大刘伟”、“小刘伟”或“胖刘伟”、“瘦刘伟”以示差异。与其让他人随意加字,何不最初再增一字改为双名呢?在现在的单名热中,大姓不行热,还是冷静地取个双字名为好。只需充分发挥双名的优势,取一个既雅致又响亮的姓名并不是什么难事。

一般地说,小姓的命名相对地要简单一些,挑选的地步比大姓要大许多。一些被大姓滥用俗了的字眼儿,和小姓组合在一起,作用就大不一样。例如:风伟、褚健、库斌、萨华等。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小姓的命名就能够大意一些。除了挑选的地步大一些,小姓和大姓所遇到的问题简直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