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道教的深入讲解和感悟的道理


道教是道家思想宗教化的产物。鲁迅曾说“我国的根柢全在道教”,信言不虚。道教鼓起于东汉末年,张道陵被尊奉为道教的教主,道教是以“道”为最高崇奉的具有中华民族文化特征的本乡宗教,在数千年的漫长年月中,逐步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色。


经过道教的深邃要义 你能否悟透人生?
我国的根柢全在道教

从民间宗教到官方宗教
溯源道教,捋清脉络,对道教的传承和开展,很有必要。民间宗教是道教的前期方式,像张角的太平道与张道陵所创的五斗米道,这些前期的道教都是在基层民众中流行的,统治阶级并不供认,甚至可以说是反统治的。道教从民间宗教演变为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官方宗教,大概始于魏晋,东晋道士葛洪的《抱朴子》便是其时的代表性著作。

经过道教的深邃要义 你能否悟透人生?


看过《射雕英雄传》的人,都会对全真教不生疏吧,创教人王重阳是史上颇有代表性的道教名人,他在金代就修道于终南山,但事实上,直到王重阳仙逝后的若干年间,全真道也只是在民间撒播,未获统治者供认。

既然是我国本乡的道教,为何反而在悠长的年月中,长期撒播于民间呢?大体来说,前期的道教因与统治阶级利益相悖,所以遭到排挤,未能成为社会主流宗教。

道教与释教
长期以来,道教的开展势头都不及释教。那么,为什么作为我国本乡宗教的道教,在前史开展进程中会被外来释教所吞没?果真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吗?

事实上,在不同前史时期,道教、释教的开展局势是有所区别的,释教在太平盛世是比较兴盛的,而道教多在动乱时期更为活跃。


道教、释教的开展局势是有所区别的

并且,假如细心观察,你就会发现,荏苒年月中,道教的思想逐步被释教同化融解了,这是外来释教与我国本乡道教的重新组合。释教中的部分菩萨,也被道教尊为神灵,如观音菩萨叫慈航道人,文殊菩萨为文殊广智道人,普贤菩萨为大行道人,地藏菩萨是盘古大神,接引道人是阿弥陀佛,这说明道教在前史长河中并未被消灭,而是与释教相融,成为一种交融的现象,这便是中华文化的奇特魅力吧。

所以,无论从道教的实质,仍是教义来看,道教的特征正是融汇贯通,不枝不蔓,好像太极那样,融万物于己身,却令外物无所觉。

道教诗词:传统文化的传承方式
深究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核,道学功不可没,一直占有着重要地位,遵循大道至简的原理行事,更容易挨近成功。原因不外,删繁就简自身便是一种精准的人生理念,是挨近成功的不二法门。而“道”的另一层含义,天然是办法,处理事情的要义。我国现在许多习俗,究其根源,都是从道教而来的,这是前史开展进程中一种耳濡目染的渗透。道教诗词也是一种传统文化的传承,令后人读来繁殖千情万绪。

经过道教的深邃要义 你能否悟透人生?
道教诗词也是一种传统文化的传承
宋代无名氏写的一首诗,很有味道,值得品咂,诗题《题焚经台》:门径萧萧长绿苔,一回登此一徜徉。青牛漫说函关去,白马亲从印土来。的确对错凭烈焰,要分真伪筑高台。春风也解嫌狼藉,吹尽当年道教灰。诗中透出无限的感慨,年月流通,道教也和人生相同,有鼎盛和颓败的风口浪尖。

再如元朝的马钰的作品《挂金索·四更里》:四更里,无事好把真经看。句句幽玄,说道教修炼。不必水火,不必柴和炭。炼就灵丹,万两金不换。这是种对道教的崇奉,也是对自己人生崇奉的一种崇拜与尊重。道教诗词的质感,绝对可与儒学混为一谈。

道教的“玄同”智慧
真实理解了“道”,对人生裨益无限。“道化全国”是一种理念付诸于实际的寻求。作为我国源远流长的传统宗教,道教既以务实和神往融入实际社会,又锲而不舍地寻求人与人、人与天然相调和的“玄同”抱负。《道德经》便是道教的圣典,从其间随便拎出来一句,都熠熠发光、溢彩生辉。“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挫锐解纷、和光同尘的祖师垂训,引导我们以逾越实际的眼界重视实际,探寻化解实际纷争的或许途径,而抱负中“玄同”的调和世界,就从纷争得以化解的实际世界脱胎而出,像蝉蜕相同,逾越旧躯壳,重获重生。在我们的崇奉中,从实际向抱负升华不仅是应当的,并且是或许的,是大家朝着一起的方向经过一起努力就可以完成的。

日子是个万花筒,更是个大容器,人与人、人与天然之间的矛盾一直存在。道教使人心平气和,它教世人以平常心化解抵触、收敛自我毅力的光芒,尊重万物形各自的本性和存在状况,达成调和,这也是“玄同”的终极目标。说到底,道教便是教人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经过道教的深邃要义 你能否悟透人生?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道教的文化渊源颇为深沉,“儒道互补”也是前史实情,二者一起撑起我国传统文化的前史开展的脊梁。相对来说,道家的思路有不少可取之处,它从个人真实的道德感悟动身,向社会的寻求印证。譬如“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尤。”这种思维理念,得到世人的遍及认可。说的意思深入浅出,仁慈的人好像水相同。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停留在世人都不喜爱的地方,所以最挨近于“道”。人人只需不与世相争,因此便没有忧患。寻求普世性,无疑是我们道教的崇奉和精神方向,而真实的普世性。“玄同”是逾越小我局限的大化境地,在这个境地里,人人都可以像《庄子·逍遥游》里的鲲鹏相同,在天地之间逍遥漫游。“玄同”境地不排挤物质文明的天然开展,但也不依赖物质文明的苛刻条件。

许多人从小就常常听到关于《道德经》的经典语录,这些津津乐道的妙句,成为后人的人生指南: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金句已为经典,每朝每代都能适用,成为不变的“道”理。再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天然”,道法天然,这又是种怎样的睿智?“治大国,若烹小鲜”,这则是道教对治国理念的化繁为简、深入浅出。再如“信言不美,美言不信”,这话可是实打实的金玉良言,一个人若能深谙“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的内涵,也就完全悟透了人生。诚然,“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这是化外力于己内力的最高招数,也是道教的深邃要义。假如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身以实践呢?

道化全国,万法天然,大道至简,知易行难。这世间,什么不是路漫漫其修远的进程呢?调整心态才是正路。而道学也好,道教也罢,定会不辱使命,肯定会在年月荏苒中优雅转身,溢彩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