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日常的修炼都是什么,是如何修炼的呢


修真,去走金光大路的这个圆通地,这个圆通地便是无极金光大路,便是修真图,修道修行人修真就要修练好自身小世界这个金丹就得到道法,修练修真图就可得道,桃花源九真子谢先铭道长曰:“修真便是练金丹,唯有修真才干九转成丹。修真练丹者,便是在出产人的反物质,人的反物质便是道林界常说能了脱存亡长生不老的真我”。咱们应明理解白地怎样去学道修道去学道法,好好把握圆通地这个金丹大法修真图道神通。


道教道术分为五大类即:山、医、命、相、卜术,内容博大精深,在五大类中造取其中一类的一项就够每一个人一生研究学习的了,历代人们对道门的神通神通之类是十分感兴趣的,尤其是大多数修道的人都希望自已能有神通广大斩魔缚邪法力无边,所谓道神通中“山”是包含以老子思维为道的思维去修行去修心养性,以打坐禅静修炼精、气丶神修真,以修习各种功夫来增强体魄,以食疗法医治疾病,以符咒道场科仪与修炼的神通避邪镇煞趋吉避凶,等的五个方面。

开悟,开智悟理也,接通内心深藏多年的“才智之源”,找回内在“高人”。自己内心的才智绝不低于世界上任何才智。

“忘我之心能开悟。”一个人断了私欲,就能断了认识梦想的本源。老子《道德经》著:“天长地久。六合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忘我邪?故能成其私。”私欲是修行中最大的危害,它能变成错觉而入魔,吸引外魔而走火。幻化,是自己心认识的造作;感召,是自己心认识与外在的阴魔“同气相求,同声相应”。

凡心不死,道心不生。 修道,是要达到“私欲尽净,天理盛行”的境地。老子说修道要“能如婴儿乎”?心如婴儿,就近乎纯真了。

有一个小道问老道师:“师父,什么是修道之精要?”老道师说:“饥来吃饭,困来睡觉。”小道又问:“人人不都这样吗?”老道师说:“那不相同。人间人,该吃饭时不吃饭,各样心索;该睡觉时不睡觉,千般计较。” “饥来则餐,困来则眠”,张伯端在《悟真篇外集》对此有精辟论述。紫阳的《无心颂》讲的是一颗纯真的心、赤子的心、觉悟的心、无执着的心、无我的心。其曰:“饥来吃饭,渴来饮水。困则打睡,觉则行履。热则单衣,寒则盖被。无思无虑,何忧何喜。不悔不谋,无念无意。”  这首偈子讲的正纯然的真诚的心是开悟见性者、得道者的真实情状。

无,是修行的一场大境地

修道之人讲求“玄关一窍”。张伯端《金丹四百字序》里说:“夫此一窍,亦无边傍,更无表里,乃神气之根,虚无之谷,则在身中求之,不行求于他也。”玄关,是咱们天人合一的能量通道,也能够当作身心中积聚、炼化、运化能量的方所,更能够当作是灵性本体得到修炼后的妙用。玄关一窍是即实即虚的存在,为了体验到此窍的妙处,紫阳真人又提出“六不行”:“不行执着于无为,不行执着于有为,不行执着于观想存神,不行执着于守定一个法子,不行执着于打坐死心,不行因执着而盲修瞎炼。”修道的人丹道炼气化神明,心见性不执着于任何功态、景象。照此修炼下去,便就有或许体会到玄关。

心无我,身无我,身心无我是一种境地。 “无我”是道家固有的思维。《庄子•齐物论》开篇就以两个真人的对话谈到了“吾丧我”,李庆远说:“心乃载道之器,静极则道居而慧自生。慧生于赋性之固有,故曰天光。因心乱而昏,心静而明。慧即明矣,勿以多智而伤定。生慧非慧,生而不用者难。自古忘形者多,忘名者寡。慧而不用,是忘名也。”

天光,不仅是身心表里的大光亮,还有相应生起的大才智。明心见性,不仅会见到大光亮,也会自生大才智。南郭子綦所言“天籁”境地,乃是道法天然的气化、气运境地,此时只要无我之大才智方才干够达到的至道境地。修道若能从心性上体悟到“无”的妙处,天然也就得了修行的大境地。



道家讲的摄生,所谓:“外练筋骨皮,内炼精气神”。精、气一般连称,道家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之说,气是精、神之间的中间环节,这三者是能够相互转化的。这个道理后面再讲。炼精的理法,包括在炼形的内容里。


粗糙概论道教道术“山”的五个方面:道的思维、符篆、食饵、习武、禅修,等, 可谓之道教神通。道教是依老子的思维为作为教义去修道,道教考究天人合一,道教作为一种宗教,让修行人去修真摄生,修道学道而非是为去修学神通特异神通功能为意图的, 桃花源九真子分明道长曰:“世界上的全部有形有象有为的修持法门,如:设坛立位,请神通灵,占测筹算,趋吉避凶,朝真降圣,寻求天国,请求圣神,菩萨接引,敲打念唱,烧香磕头,跪拜偶像,参禅默坐,持斋守戒,辟谷采气,烧炼采补,扶引服食,作功有为等等, 这全部都是旁门左右道的魔!这是入门上路的千般便利法门,这是欲界象天的数术,这都不是金丹大路。”道法事中的斋醮科仪、朝真降圣、敲打念唱请求神圣、驱魔制鬼、请求趋吉避凶与化解历劫恩怨的各种法事都是属于道门便利法门,俗说道家三千六百门,历代各派修行中的高道大德身怀绝技广济世人,为世人驱邪妖怪趋吉解厄也是运用道神通,走马大仙运用神通来为人驱邪赶鬼为人查命看病看病,以魔制魔也是神通,全部有形有象有为的神通都是便利的法门,道上修持法门都是习惯人们的需求也为自己生计而用的便利法门,是旁门左右道不是真道的, 各门各派都是借用某种便利法门去实施完成老子原始的这个“道”,最终要脱魔皈依道,以天然之道统一行为为意图的。

修道的首要意图是为解脱存亡与道合一,不是去修神通神通求感应与特异功能的,习道神通是修仙学道之便利法门,《中国道教发展史略》曰:“往往误以画符念咒,捉妖拿怪之神通,即谓此即为道家与道教之学术思维,卑陋浅陋如原始之巫医而不足道者,诚为可怪。”道法是去度化世人的一种方法,非为修道的意图,雪峰山人姜均曰:“有为无为而不为,有法无法无无法。借假修真,借魔行道,借法通灵,借术度人” 今世多有人不明道的思维,求学道学法寻求特异神通神通,不明此只为以魔制魔便利法门,有神通功能为众生消灾解难祈福求祥可马到成功,但是没有神通但有道心相同可为的,释教在修行中也不发起修神通神通,释教没有神通,但是有神通,分为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宿命通、他心通、与漏尽通,恐修行者执着神通而阻碍去修法身报身化身,发起明因果求悔过起大愿去念佛诵经,去与人为善修行改造自已,修神通不能成佛的,神通为修习禅定者能取得之,释教不注重寻求神通,而漏尽通才是释教修行之方针,道教的思维也是不发起修神通神通为意图的,道神通是度人之便利法门。